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章節正文
我本天上仙第一百四十四章意外
天降我才必有用全文閱讀    http://www.bdtime.live/shu/biquge43/288022/ “我怎么亂說了?我親眼看見的,姜東河也看見了,你不信?”她為了證實自己沒有說謊,把手機拿出來了,那天拍下張弛和秦綠竹一起進賓館的照片她還留著呢。

    林黛雨看了看手機屏幕,雖然看不到和張弛一起女伴的具體樣子,但是能確定屏幕上嬉皮笑臉的就是張弛無疑。

    林黛雨心中沒來由一陣煩躁,怒道:“媽,您有意思嗎?你怎么跟我爸一個樣子?跟蹤偷拍別人,你們兩人還真是般配,你們干脆開個偵探社得了,要不就去開報社,你們要是開了報社,全天下的狗仔都得失業。”

    “哎!你這孩子怎么說話呢?”黃春曉被女兒的一通無名火給燒得有點發懵。

    林黛雨道:“我要休息了,您要是覺得自己精力過剩,出去找點新聞投給報社,保不齊還能賺點稿費呢。”

    黃春曉意識到自己出示的照片終于還是將女兒激怒了,她有點后悔,不該把照片拿出來,看到女兒在氣頭上,打消了繼續跟她談話的念頭,嘆了口氣道:“那我不耽誤你休息了,別生氣啊。”

    林黛雨已經鉆進了毯子里,根本不樂意搭理她了。

    黃春曉這邊才出門,就聽到女兒把門給反鎖上了,她有些無奈地看了一眼,剛說好的絕不生氣呢?這孩子到底是生誰的氣?

    林黛雨關上房門,拿起自己放在床頭的手機,看到張弛發給自己的信息,她迅速輸了兩個字——流氓!

    張弛先是被林黛雨當面罵無恥下流,他為了表示自己的誠意發了多個誠懇道歉的信息,終于等到林黛雨回應,結果卻是流氓二字。

    張大仙人真是氣不打一處來,我特么怎么就成流氓了?我怎么著你了?我不就是想要回屬于我的烏殼青丹爐,你林黛雨不想還給我,也不能出口傷人啊?

    張弛盯著這兩個字看了一會兒,認為林黛雨因為誤食驢鞭的事情記恨上自己了,可那事兒真不賴自己,是服務員上錯了菜。

    張弛想了想還是等林黛雨消了氣再說,現在她可能在氣頭上,解釋也沒什么用。

    張弛感覺火源石在發熱,這會兒居然收獲了5000的上昧之火,他明明一個人躺在賓館里,這怒火值是從哪兒來的?張弛琢磨了一下,十有八九是林黛雨傳過來的,她發送短信息的同時把怒火也發了過來。

    這倒是一個前所未有的重大發現,火源石居然能夠通過這種方式搜集怒火值,一方面證明火源石有可能開始進化,另一方面也證明林黛雨怒火值之強大,竟然跟著手機信號隔空傳遞過來。

    手機突然響了起來,電話是劉文靜打來的,她正在組織幾名同學一起在周末去云嶺莊園燒烤,劉文靜自從拿到燕南師范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就對各種各樣的社會活動樂此不疲。

    不過這次和上次的聚會不同,是小范圍的,她已經開始注意營造自己的小圈子,能夠被她邀請的人都是劉文靜認為以后會有不錯前程的人,說白了就是可能以后對她有用的人。

    張弛因為侯博平的事情對劉文靜沒多少好感,他本不想答應,可劉文靜說已經邀請了林黛雨,張弛正想找個機會跟林黛雨見面,他們之間的誤會只能當面解釋清楚。

    無論張弛承認與否,林黛雨扣下的烏殼青丹爐已經成為他羈留在北辰的理由,這段時間他也沒閑著,不停有同學約他聚會,張弛雖然是個喜歡熱鬧的人,可他和那些同學真是不太熟,所以基本上婉拒了邀請。

    當然有些同學的邀請是不能拒絕的,比如劉文靜,又比如侯博平,前者是因為張弛對聚會抱有目的,而后者是因為侯博平是張弛畢業前處到的唯一朋友。

    侯博平在聽到張弛考了文科狀元并接到水木大學入學通知書的時候認為是假消息。等他后來驗證之后,馬上給張弛打電話,他要給張弛好好慶賀一下,約得時間和劉文靜的活動都是今天。

    張弛本以為他也會去劉文靜組織的活動,問過之后才知道劉文靜根本沒叫他。

    侯博平聽說這件事有些失落,不過他也沒往心里去,他認為劉文靜不叫他是因為上次他表白被拒絕,劉文靜是在避免兩人見面尷尬。

    可張弛并不這么認為,從劉文靜為人處世的風格來看,她非常現實,這次聚會之所以沒叫侯博平應該是因為她心底對侯博平的輕視。

    無論他們是否愿意,高考已經把同屆的畢業生分成了三六九等。

    張弛想買臺二手筆記本,剛好侯博平家里新到了一批貨,就讓他直接過去。

    張弛到了侯博平爸爸的家電修理鋪,侯博平早就站在門口等他了,看到張弛過來,樂呵呵跑了過來:“怎么這么久啊?”

    張弛從酒店跑步過來的,沒有搭乘公交車,侯博平佩服這廝的耐力,大熱的天,居然跑了五公里,帶著張弛去后面的院子里洗了把臉,侯博平遞給張弛毛巾的時候特地打量了一下,感覺這段時間張弛的身高好像已經超過自己了。

    “你好像長個了。”身高方面兩人始終是難兄難弟,侯博平過去一直認為自己比張弛還要猛那么一些。

    張弛最近倒沒怎么關注自己的身高,侯博平拉著他到身高體重秤旁量了量,張弛體重80公斤,身高居然166了,張弛對此也表示欣慰,雖然增長的幅度不大,可畢竟在默默增長,證明醫院所謂骨骺線閉合的結論完全是鬼話。

    張弛現在已經將煉制洗骨丹的材料準備得差不多了,只要從林黛雨那里要來丹爐,就能夠開始煉制,感覺在身高上再增長十厘米應該沒多少問題。

    侯爸爸趿拉著一雙拖鞋光著膀子從外面進來,手里還拿著一把蒲扇,和黑瘦的侯博平不同,侯爸爸生得白白胖胖,這樣的體格在這樣的季節,容易出汗,侯爸爸一邊扇著扇子一邊笑道:“這不是咱們省的狀元郎嗎?”

    張弛笑著招呼道:“侯叔叔好。”

    侯爸爸樂呵呵點了點頭,侯博平把張弛過來想挑臺二手電腦的事情說了,侯爸爸爽快道:“一共進了十臺,你幫著他去挑唄。”

    侯博平道:“價錢怎么算呢?”

    侯爸爸笑罵道:“又不值什么錢,就當你送同學的禮物,從你工資里扣。”

    張弛連忙表示不用,畢竟自己現在還是有點錢的,人家小本經營也不容易,他堅持要給錢,侯家爺倆拗不過他,只能象征性地按照進價收了1000塊。

    侯博平做事很麻利,里里外外幫著張弛清理了一遍,外殼電池都換成了新的,看上去跟新的壓根沒什么分別。還附送給張弛一個電腦包,一套盜版軟件。

    趁著他老子沒注意,侯博平神神秘秘告訴張弛,幫他在F盤里拷滿了福利包。

    兩人正一臉壞笑地聊天的時候,劉文靜來了,她和侯博平家是鄰居,因為家里的空調不制冷,所以過來找侯爸爸去幫忙看看。

    劉文靜沒想到張弛會在這里,難免有些心虛,他們約得是下午五點聚會,這事兒她并沒有通知侯博平,當然她的出發點之一也是為了避免侯博平尷尬,畢竟參加聚會的都是一群準大學生。

    劉文靜的頭腦也非常靈活,當著張弛的面把下午聚會的事情說了,搞得來通知侯博平參加聚會是主要目的,順帶著再請侯爸爸幫忙修理空調。

    侯博平道:“我去吧,估計是缺氟利昂了。”雖然被劉文靜明確拒絕,可侯博平對她的事情還是充滿熱情。

    侯爸爸知道劉文靜家住在四樓,空調外機掛在室外,一個人估計不好操作,于是帶上工具跟著兒子一起去了。張弛閑著也是閑著,也跟著過去幫忙。

    不過到了劉文靜家門口張弛沒進去,他不想換拖鞋,一個人站在樓下看侯博平高空作業。

    進行了簡單的檢測之后發現就是缺氟,侯博平讓他爸在里面,他鉆到了室外,畢竟他年輕身手靈活,干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

    張弛在下面昂頭看著侯博平,侯博平向他做了個手勢。

    張弛道:“猴子,專心點,注意安全。”使然侯博平身上掛著安全繩可畢竟是四樓,萬一失足落下可不是鬧著玩的。

    侯博平笑道:“我飛檐走壁如履平地。”這貨在劉文靜面前有逞能的意思。

    侯博平操作熟練,頂著毒辣的太陽,沒一會兒就完成了加氟的工作,雖然時間不久也是熱得汗流浹背,轉身準備爬回室內,眼看就要爬上去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一陣頭暈目眩,腳下一滑竟然失足落了下去。

    原本侯爸爸一直拉著安全繩,感覺安全繩一緊,知道不妙,安全繩的另外一端固定在床腿上,侯爸爸死死抓住繩子。

    可這根安全繩的質量有些不過關,侯博平失足掉落的下墜力竟然將之從中崩斷,侯爸爸感覺手上一輕,就意識到發生了什么事情,惶恐地發出了一聲慘叫,劉文靜也嚇得花容失色,這畢竟是在她家里出的事情,意識到麻煩可能大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天降我才必有用推薦的小說: 我有一個屬性板  天后的緋聞老爸  江山煙雨錄  重生之乘著春風的翅膀  瑤臺宮主  青鳥異聞錄  陰陽輪回   大王饒命   元尊   鄉村艷婦   逍遙小書生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